主页 > Q迈生活 >我的老公只想当个乖儿子:在婆媳关係里,找回遗失已久的自己 >

我的老公只想当个乖儿子:在婆媳关係里,找回遗失已久的自己

图/Shutterstock

我的老公只想当个乖儿子:在婆媳关係里,找回遗失已久的自己

前些日子朋友Mandy来找我喝酒,两个人点了一大桌的菜,喝了将近两手的玻璃瓶装啤酒,开始聊了之后才知道,原来他承受的苦比点的那些酒还要多还要多。

「在结婚前我们两个就讨论好了,不跟公婆住,他是家中的长子,虽然有点犹豫,但还是勉强答应,我们在婆婆家附近三条街的地方租了一个房子,我那时心想这样子跟住一起有什幺两样?不过他也确实让步了一些,我们就这样勉强度过了新婚的日子——没想到那段时光已经是我最幸福的日子⋯⋯

「后来婆婆肾功能不好开刀,公公早逝,家里面没有人可以照顾她,我老公就提议要搬回去住:『等妈妈状况好了,我们就搬回来。』我虽然百般不情愿,但心想可能也是一两个月而已,就答应他。从那天开始,下面这些话就不断在我生活里出现:

『她老人家年纪大了,你就让着她一点。』

『我是男人,又是家里面的长子,我不顾谁来顾?你有没有替我想过?』

『卡在中间角色也很为难好吗,不要讲好像一副只有你在忍耐的样子』

一阵子之后,婆婆已经可以下床走动,甚至还可以一手叉腰一手指责我为什幺吃完饭不把碗洗顺手洗一下(我内心OS:从买菜洗菜煮菜们都是我,吃饱饭难道不能够休息一下吗?),而且已经可以闲闲没事的时候打扫家里,甚至连我跟老公的房间他都要进去扫⋯⋯真的觉得受够了!我不尊重我就算了,连老公也不站在我这边⋯⋯」

当儿子还是当老公

其实Mandy的状况也是台湾许多夫妻的状况。本土心理学的研究发现,美国人倾向在结婚之后把夫妻关係摆在原生家庭关係的前面,但台湾人却不是如此(尤其是原生家庭较为传统时)(高旭繁、陆洛,2006)。一个跨文化的研究结果显示,当你妈和你的伴侣一起掉到海里的时候,大部分的人都会选择去救妈妈(国外则是得到相反的结果,可见得台湾的妈妈活得比较久)(Wu、Cross与Tey,2012)。

台湾的心理学家用一句话摘要上面这样子的状况:相对于夫妻轴,我们更在意父子轴(或者是母子轴)(杨国枢,1997)。翻译蒟蒻:孝顺父母、尊敬长辈、传宗接代等等,几乎是我们文化的预设值,倘若生活中的大小事情(包括你和你伴侣的感情)和这件事情互相违背,那幺还是得以这件事情为先——我们为了爱而进入婚姻,结婚之后才发现除了爱之外,我们还要扛起彼此的原生家庭。「那些婆媳关係不好的人,往往先生原先就和她妈妈之间相处有亲子问题。」慕姿某次对谈时跟我分享。

而妳的进入,某种程度上也纾解了他们相处之间的压力,有些时候,他们透过把你当成箭靶,终于可以不用去面对,他们之间真正应该面对的问题——你就变成这个三角关係里面的代罪羔羊(Gilbert,2013)。

同样的先生也要承担一种文化压力是「如果丢下家人不照顾,别人会怎幺看我?」

在Mandy的例子里面,她先生选择的就是「当儿子」而暂时牺牲了他和Mandy之间的关係,此外,他还把mandy拉过来,希望和她同一阵线一起去照顾妈妈。然而,国内的研究发现,当太太还没有办法获得先生情绪上的支持时,内心的委屈和痛苦是无以复加的,要她去支持先生也比较不容易(郭乔琳,2015;陈小英,2006)。

「你在这段关係里面这幺委屈,有尝试着婚姻谘商师聊聊吗?」我问Mandy,她说她觉得很沮丧,因为谘商师只会要她回去修复自己和原生家庭的关係、和内在小孩好好拥抱和好,她觉得很空泛,因为「现实上」每天都还是要面对婆婆和那个猪队友(先生)。

老实说我觉得Mandy如果认真做的话应该是会有效果(当然是指长期而言),不过可能谘商师的方式不是他想要的,所以我想了想,根据我对他的了解,大胆地问他一个问题。

「你没有想过要怎幺反抗吗?」我说,我一定是受女性主义心理治疗洗脑很深,面对这样不公平的行径,我也实在是很难咽下一口气(Cattaneo、Goodman,2015)。

「有啊,所以我决定离家出走一阵子。」我听到他回答的时候,下巴都快掉下来了。这个惊讶并不是因为他做了我以为他不会做的事,而是因为「这才是我之前认识的Mandy」。那天回家之后,她把东西收一收留下一张纸条,明确地跟先生说,她真的希望能够回到之前两个人单纯的生活,同时也能够了解他需要照顾妈妈的心情,所以她决定暂时先搬回三条街以外的家里面住,让他好好的「当一个儿子」。

距离,让你长出自己

刚开始的时候,先生还不断地传讯息劝她回来一起帮忙,但她坚定立场,说不回去就是不回去。两个星期过后,先生终于忍不住了,请了一个看护来「照顾」妈妈(其实妈妈已经好很多了,完全可以独立生活,只是欠人陪伴而已),一週两天回去陪妈妈吃晚饭。当然,Mandy还是死不回婆家。

先生回家睡的第一天晚上, Mandy上前抱他,然后感谢他愿意为这个家做出改变。两个人坐在一起喝啤酒哭了好久,他们很久没有这样好好说说内心压抑的事情了。

再隔了几个星期之后,她会和先生每个週末回去婆家一次,当然一开始婆婆还是用酸言酸语跟他说话(呦!还知道回来喔,我以为我家媳妇死了耶)但她很清楚这是因为自己的行为已经对婆婆造成影响,婆婆才会说出这些话来反抗。

「说也奇怪,可能是因为我在在他面前的时间变少了,他可以唸我的时候也少了,我需要演戏的时间也少了,我反而有更多的能量在每一个星期见一次面的时候好好演戏。俗话说小别胜新欢,可能就像是在描述和婆婆之间的关係吧?」

根据家庭系统理论,当你和其他家庭成员太过粘腻的时候,你的自我就会一点一点被吞噬,你每天都会活得非常的委屈,活得很不想自己(Lans、Mosek与Yagil,2014)。婆媳关係也是一样,当你坚持改变,并且坚持你们之间有一个界线,那幺那个逐渐强壮的你,也比较有力气去应对这段困难的关係。

当你感到困顿时,请紧记:有时离开,是为了回来(达达令,2017)。

海苔熊

延伸阅读

Cattaneo, L. B.、Goodman, L. A. (2015)。 What is empowerment anyway? A model for domestic violence practice, research, and evaluation。Psychology of Violence, 5(1),页 84。

Gilbert, R.(2013)。Bowen家庭系统理论之八大概念:一种思考个人与团体的新方式(江文贤译)。台湾:秀威资讯科技。

Lans, O.、Mosek, A.、Yagil, Y. (2014)。 Romantic jealousy from the perspectives of Bowen’s concept of differentiation and gender differences。The Family Journal, 22(3),页 321-331。

Wu, T.-F.、Cross, S. E.、Tey, S.-H.(2012)。Dating relationship success in the U.S. and Taiwan: Does similarity or parental approval matter?。Manuscript in preparation for publication(, , )。 。

高旭繁、陆洛 (2006)。 夫妻传统性/现代性的契合与婚姻适应之关联[The Relationship of Congruence in Psychological Traditionality/Modernity to Marital Adjustment]。本土心理学研究(25),页 47-100。 doi: 10.6254/2006.25.47

郭乔琳(2015)。已婚者关係自我决定、配偶支持与心理幸福感。辅仁大学,台湾。

陈小英(2006)。媳妇角色规範、家人支持与婆媳和谐关係之探讨。国立台湾师範大学。

杨国枢(1997)。父子轴家庭与夫妻轴家庭的运作特徵与历程。:行政院国家科学委员会。

达达令(2017)。成为一个厉害的普通人:选择你所能承受的那条路。台北:时报出版。

海苔熊讲座【爱情驯养学】

日期:11/24(五)19:00-21:00 
地点:新北市永和区永和路二段100号5楼
交通:顶溪捷运站一号出口,左转步行1分钟
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