主页 > X猜生活 >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 >

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

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

智能手机的兴起,除了本身智能手机市场外,很多围绕智能手机的行业,如手机 Apps,相关配件行业亦应运而生。不少应用 Apps 运作的「共享经济」服务产品,由于冲击了不少传统行业,近年讨论得非常炽热,究竟可否让它们在香港继续发展呢?笔者跟大家分析一下。

超低价 Vanguard VEO 碳纤反摺脚架 + 相机袋套装

大家在 Google 上搜寻「共享」经济,在维基百科上,有非常详细的解释,在此不加多篇幅讲解。不少被受争议的「共享经济」服务产品,都是挑战传统行业,或是在法律的灰色地带下运作。正正因为这样,才令「共享经济」有这幺大的争议。

就以共享房间服务 Airbnb 为例,香港尚未正式合法,但于 Airbnb 的网页上搜寻香港,已知有不少房间出租。租一间房,大约是 HK$400-HK$600,其实香港都有不少合法的酒店或宾馆房间,以这个价钱就可以入住,那 Airbnb 在香港,岂不是剥削经营旅馆商人的利益?由于经营旅馆的商人理论上需要交税,所以理据上可以说是成立。

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以共享房间服务 Airbnb 为例,香港尚未正式合法,但于 Airbnb 已有不少人经营这个行业

近年工作关係,笔者都会二月到西班牙巴塞隆拿报导 MWC 大会的情况,由于旅客忽然大增,巴塞隆拿的酒店于该时期入住是非常昂贵,大约 HK$2,500 一晚。很多公干的人,包括我都会选择于 Airbnb 租一个房间或一间公寓,大约花费 HK$600-$800 不等。在网上了解,于西班牙加泰罗尼亚省(巴塞隆拿是位于加泰罗尼亚省),如租户达成一定条件(例如限制每年租出日数)及邀交税项,就可以成为合法租户,其实香港政府亦可以考虑倣效这个做法。

在「共享」经济服务中,Uber 共享汽车,相信在世界上的争议最大,因为它直接冲击传统的士行业。在香港,支持 Uber 的一方,说有不少害群之马之的士司机,拒载、滥收车资及服务态度恶劣,反方的指控是 Uber 是「白牌车」,一方面是无牌经营,另一方面亦没有为乘客购买保险,万一有意外时,乘客就不能获得保障。

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在「共享」经济服务中,Uber 共享汽车,相信在世界上的争议最大

笔者认为支持及反对 Uber 双方的理由都不能成立,问题只在于政府能否接纳,如政府立法準许 Uber 司机接客,相关的保险公司亦会受保。关键是香港由 1998 年起至现在,的士牌照数目只有 18,138 个,引致的士牌价由 98 年约 300 万港元,炒卖至现在约 600 万港元(参考市区的士牌价)。虽然笔者不明白为什幺在旅客在近廿年大幅增加的情况下,为什幺不增加的士牌照数目,但如果政府首肯Uber 司机经营,的士牌价预计会大幅下跌,严重影响既得利益者的利益。

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的士牌价由 98 年约 300 万港元,炒卖至现在约 600 万港元 ,令人怀疑政府为保障既得利益者的利益,而不準许 Uber 在香港经营

「共享」经济亦会引起一些道德的问题,例如大家常于街上看到的「共享单车」,由于这些「共享单车」都没有指定的还车处,笔者经常会看到这些单车泊于单车径上,又或者泊于公共的单车位。一方面令单车径上出现障碍物,影响单车使用者的安全,另一方面其实「共享单车」是使用了政府的资源做生意,笔者反而比 Uber 更值得要打击。

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不时都会见到共享单车泊于街上「共享经济」是否属齐人之福?公共的单车位泊满共享单车亦经常看到

香港由于不像世界各地的城市般,官方推出「城市单车」计划,或许可以跟「共享单车」合作,推出类似的计划。政府可以划分一些地点是租用或还车区,将可解决以上出现的问题。

总括而言,「共享」经济的生杀大权,全交由政府之手,如政府能提供支援及配合,将会令「共享」产品更加成功。反之政府如要顾全既得利益者的利益,而去打击「共享」经济产业,或许会扼杀更多新创意产业的发展。

相关推荐